不断被边缘化,香港的未来靠什么?

香港保安局向立法会提交主张,修订现有《逃犯法令》及《刑事事宜相互法令帮忙法令》,原因是一宗发生在台湾的杀人案,一个香港人杀了另一名香港人后逃回香港。

现在香港只和20个司法管辖区签有6长期协议,与大陆、台湾、澳门等许多当地都没有相关协议,尽管台方提出了移送疑犯的要求,但香港没有法令依据移送罪犯。

按照现在的处理方法,只能以个案方式在立法会讨论,不但要发表案件细节惊扰嫌犯,并且在立法会28-49天审议期内不能采纳任何举动,嫌犯能够自由逃离香港。

因而,香港回归后22年来,个案式移送一次也没有成功过;而香港现在连同台湾杀人案共有五件触及港人(受害或嫌疑人)的个案因而未能处理,罪犯能够逍遥法外。

不断被边缘化,香港的未来靠什么?

长期以来,许多香港人却迷信香港的法令,对此视而不见。要知道当年的张子强也能够在香港无法无天,在大陆却不得不乖乖服法。

为了补上法令缺陷,不让严重罪犯逃避法令制裁,香港保安局提出立法主张,让香港能够处理全世界其他地区移送逃犯的恳求。

在详细处理过程中,将全面保存及使用现有《逃犯法令》内的所有人权保证,并参阅了联合国的范本和国际惯例,包括:

i)  该行为如发生在香港,必须也属于干犯了香港的刑事罪过;

ii)  罪过必须属于《逃犯法令》中订明的46项严重罪类;

iii) 会对该人执行死刑的不移送;

iv) 政治性质的罪过不移送(不管在恳求中如何描述);

v)  纵使恳求宣称是因某罪过而提出,但实际上是由于政治定见、种族、宗教、国籍的不移送;

vi)  该人可能因其政治定见、种族、宗教或国籍,在审讯时蒙受晦气或被赏罚、扣留或其人身遭到限制的不移送。

看到这儿,很清楚这是一件很正当的工作。

而香港有一些人,为了到达政治意图,挑拨心情,把此法案扭曲成是香港政府出卖港人,意图是让中心政府能够随便就把香港人引渡到大陆进行虐待。

这种进犯却是很正常的。

不正常的是,就这么个低级谎言,到了几个月后的6月9日,能够煽动几十万港人上街,包围立法院。

不过,吸取了2014年占据中环运动的经验,这一次香港政府没有束手束脚,被所谓的民意吓破胆。

12日上午,大批蒙面示威者冲出龙和道,做出挑衅举动;下午3时多,多批示威者有组织有策划地以铁枝、木板和砖头号进犯警方防地,警方在生命遭到威胁以及为了维护立法会大楼的情况下,以催泪瓦斯、辣椒水和橡皮子弹反击。

不断被边缘化,香港的未来靠什么?

据称,有70多人受伤,不知道是不是包括受伤的20多差人。

这一幕一点也不新鲜。

2013年1月,香港大学法令学者戴耀廷以《公民方命的最大杀伤力兵器》为题,鼓舞市民及民间领袖以事先张扬的方式实施违法、非暴力的占据中环行为。

占据中环运动以提早普选特首为借口,实际上是挟洋自重,逼迫中心政府让步,打破基本法和人大常委会的底线。

许多香港人一向有一种虚妄的优越感,自以为在经济和政治准则上要比大陆先进许多;而中心政府为了证明一国两制的成功不能让香港乱。

占中闹剧特意从国庆节前的2014年9月28日正式发动,结果是什么呢?大陆公民对此反应冷淡,建国65周年该国庆仍是国庆,该过日子仍是继续过日子。占中搞了79天,除了求来美英一些洋人的叫好,留给香港的仅仅一片混乱。

紧接着,在“占中”期间执勤的一些差人被英籍法官以“乱用暴力”为名判刑,而一起公然违法的“占中”策划人却被吹捧成民主斗士。

通过5年的斗争,直到2019年4月24日,香港非法“占中”9名策划组织者才被判刑。3名首要发起者戴耀廷、陈健民及朱耀明判囚16个月。戴耀廷及陈健民即时入狱,朱耀明缓刑2年。其他几人被判200小时社区服务至8个月不等。

那么,为什么这次许多香港人还不能吸取前次的经验呢?

其实很简单,就是香港在不断的衰败,而许多香港人的心态扭曲了。

香港殖民地文人的骨头是最软的,在英国人控制香港的一百年里,他们从来没有要求过民主。而现在,他们仅有盼望的是还能在大陆人面前显示一下优越感。他们认为美英榜首,香港第二。美英是民主灯塔,而香港是好学生。

最精神分裂的是,他们一边对大陆强硬表明要民首要独立,一边又喜爱跑去美英跪求对方来干与香港。

他们这次又去了美国,求来了什么呢?美国国会议员重提“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”。法案要求美政府每年认证香港的自治状态,以决定是否维持依据1992年《美国——香港方针法》享有的特殊待遇。

也就是说,他们求了半响,求来的是美国能够依据自己的意愿赏罚香港。这不是笑话吗?

他们这些软骨虾无法承受大陆在不断兴起,已经超越香港,乃至即将超越美国的事实。

三十年前,香港GDP是大陆的18%多。

十年前的2008年,香港的GDP是15,196亿公民币,深圳是7,806亿公民币。

十年后的2018年,香港的GDP是24,001亿公民币,深圳是24,222亿公民币。一起,2018年深圳GDP增速7.6%,香港3%。而2019年榜首季度,香港GDP只增长了0.6%。

香港的GDP早就被上海、北京超越,上一年被深圳超越,本年将被广州超越。

香港在文化上早已经被边缘化,现在经济上也不断落伍。

香港曩昔的昌盛,就是做了中国大陆和世界贸易的窗口,靠“中间商”赚差价,才有了持续的昌盛。

这就像新加坡。新加坡前两年压错了宝,一度煽动美国重返亚太遏制中国,被中国用马来西亚皇京港取代新加坡的方案狠狠经验了一下,才回过神来,乘着马哈蒂尔出昏招自动和中国修好。

菲律宾、新加坡这些国家都看得非常清楚,失去了中国就是失去了未来。

香港人只剩下仅有的“民主”优越感,但并不能解决香港的问题。

香港是个公共利益被大资本家劫持的社会。地产商勾结权贵把地皮炒的如此之高,以至于全体香港人成了地产商和银行的打工仔,享受最贵的房价和最差的居住条件。

对比一下,深圳具有一群响当当的高新技术企业,像华为、腾讯、中兴、大疆、比亚迪、迈瑞等。2018年,深圳世界500强企业达7家,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1.44万家,销售收入在1千亿元公民币以上的企业13家、百亿级企业65家。深圳高新技术工业领域具有完好的工业链。

除了给大陆转口贸易,香港还有什么?基础民生、公共事业和地产都是李嘉诚这样的寡头独占,资源被少量家族独占,房价、地价比天高,企业营运成本与人居成本都畸高,工业空心化是必定的。

香港工业空心化,人口老龄化,年轻人看不到前途和未来,只要上街闹事,才能取得一点虚幻的英雄感。

其实,香港未来的仅有希望就是在大陆。未来只要中心政府,才有能力打破被大资本家劫持的香港准则。

一国两制的优点,是中心不必替香港背黑锅。

其实,香港的反对派们越闹,香港越落后,香港老百姓就会越清醒,谁才是香港虚弱的元凶巨恶。他们真是最好的反面教员。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